战疫列国志丨德意志是怎样炼成的?

2020
06/24

+
分享
评论
南兴君 / 蓝冠
A-
A+
“二战以来最大挑战” 德国如何应对?

就在北京新发地市场出现聚集性疫情之时,远在德国的一家肉类加工厂也出现了疫情暴发,已有超1500人核酸检测呈阳性。对于亚欧两个抗疫“优等生”来说,这种反复倒并不出乎意料。北京迅速铺开大规模核酸检测,溯源追查;而德国的选择是“封城”。

或许,德国的抗疫与我们印象中欧美国家的“抗疫不及抗议”不尽相同。

截止当地时间6月23日10时,德国现有确诊7538例,累计确诊192251例,累计治愈175649,累计死亡9064,死亡率为4.7%,是英国的三分之一。截至目前其累计确诊量位列全球第十一位,而在两个月前,德国还是全球第四个累计确诊量超过10万人的国家。对于一个拥有8300万人口的全球第四大经济体,这份成绩单至少可以傲视欧洲。

从4个亲历“考生”的角度,或能让我们管中窥豹,一解德国抗疫。

德罗斯滕≠德国钟南山

(3月9日 德罗斯滕出席新闻发布会)

柏林夏里特病毒研究所所长克里斯蒂安·德罗斯滕(Christian Drosten),作为全球冠状病毒研究方面的专家,他为德国政府制定相关防疫措施提供了有力的科学支持,是德国人在此次抗疫中的定心丸。在社交媒体上甚至有人问:能不能让德罗斯滕当总理?而许多国内媒体都倾向于称他为“德国钟南山”。

德罗斯滕教授是2003年SARS病毒的共同发现者之一,并首批研发出SARS病毒的诊断方法。基于专业学识和丰富经验,他在2020年1月就与其他几位专家一同研发出全球首个新型冠状病毒的诊断测试方法。

同样的权威,同样的经历,很难让我们不联想到钟南山院士。但实际上,德罗斯滕教授可能并非我们认知中的“抗疫英雄”,他的一些行为甚至让人觉得这位科学家身上充满了与其身份不符的飘忽。

在疫情初期,德罗斯滕教授就表示: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口罩和消毒液在日常生活中能有效防护。”他甚至不支持普通民众佩戴口罩。当然他并不希望民众挤兑购买本应属于医务人员的口罩,但同时他也诚实地表示,自己的生活几乎没有受到疫情影响,普通人目前也没有任何理由去担心。

而就在此之前(没错,是在此之前),他还曾发出过一个引起轩然大波的判断:预计全德国60-70%的人口将感染新冠病毒。这也是德国总理默克尔在3月11日发布会上所转述说法的源头。

对此言论,德罗斯滕教授又补充表示,这并非对当下的疫情判断,而是基于2-3年的周期进行预判。

如果我们认定这样一个忽左忽右,缺乏审慎态度的科学家,不配“德国钟南山”的名号的话,或许我们又有些“冤枉”他了。

在采访中,德罗斯滕教授不止一次强调“疫情的严重程度和病程目前还不能完全预估,我们缺乏足够的数据。”同时他并不讳言,某些问题已超出了自己的能力范畴。

“对于科学而言,仅仅只有断言是不够的。”在今年1月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德罗斯滕教授也曾如此表达。

作为一位“不断言”的科学家,德罗斯滕教授的观点与思考都建立在对疫情认知的不断更新之上,当有更多证据之后,这位专业而冷峻的病毒学家也完全不在乎推翻自己过往的言论。

这种务实的态度,也贯穿在整个德国的抗疫过程中。

依靠德罗斯滕教授研发的诊断方法,以及对于疫情的不断研判,从3月至4月初,全德至少对125万份样品进行了新冠病毒核酸测试。在此期间,德国的总确诊人数也从100余人飙升至13万,之后却迅速进入平稳增长期。在德罗斯滕教授进一步支持进行抗体检测,以便获得更准确的疫情数据后,4月9日,德国也开始了欧洲首个大规模抗体测试项目。

乘风破浪的“铁娘子”——默克尔

(德国总理:安格拉·多罗特娅·默克尔)

贾雷德·戴蒙德(美国作家,代表作《枪炮、病菌与钢铁》)曾在其著作《剧变》中专门用一章篇幅记述“德国人的自我审判”。的确,两次世界大战的失败与纳粹德国的灭亡带给新一代德国人前所未有的反权威意识。在德国,凡是涉及“集体”、“德意志民族”等话题都被十分谨慎的对待,在公开场合,人们对表达“万众一心”此等内容也是噤若寒蝉。

这种自由化的社会环境,对于一个国家机器的运行似乎并没有过多的干扰,德国依然稳坐世界第四大经济体,直到一个新的国家危机到来——新冠肺炎疫情。

2020年3月18日,德国总理默克尔首次就德国新冠肺炎疫情发表电视讲话,这是默克尔担任总理14年来,首次在新年之外,就特殊情况发表电视讲话。

(3月18日 德国总理默克尔发表电视讲话)

讲话一开始,默克尔总理就明确说明了目前的情况和对大众的期望:“情势严峻,请务必认真对待。自德国统一以来,不,自二战以来,我们的国家还从未面临这样一次必须勠力同心去应对的挑战。”

面对危机,勠力同心,这似乎是抗疫时期最理所当然的,但在德国社会这又如此的打破常规,甚至是“冒天下之大不韪”。

探究默克尔总理为何敢于如此,“铁娘子”之作风自不必说,另一方面,一个广泛被认同的原因是,2019年9月默克尔总理曾在其执政生涯中第12次访问中国时,到访过武汉,甚至前往了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光谷院区。

作为领略过武汉城市实力、了解过同济医院医疗能力的一国领导人,“武汉封城”消息传来之时,她就已对此次疫情的严重程度有了一定的概念。

诚如此,当默克尔总理在讲话中表示政府将采取禁止大型活动,所有学校一律停课等关停性限制措施时,也马上补充到:“这对我们民主社会的自我认知带来的冲击,是德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

总理动员后,各州政府也相继出台政策,除了强制性措施的“禁止”外,更多的是向民众传递出目前疫情的严重性和紧迫性,诱导民众在防疫层面更多地“自律”。很快,连快递员递送邮包时也会主动保持距离。

默克尔的联邦政府另一个极具魄力的抗疫措施是“动了德国国民最爱的奶酪”。

德国人酷爱旅游,“绝对休息”(休息日与工作完全隔绝)的深入人心以及较小的贫富差距,让德国全民热爱旅行与度假,在德国甚至有“旅游强度”的统计概念。当欧盟呼吁实行严格的边境管控和入境限制时,德政府也迅速反应,丝毫没有念及本国人民的特性,这在“选民政治”下,可谓果敢,尽管默克尔总理已表示不会再寻求连任,但其政党不可能不在乎“开罪”选民。

清晰的判断力,敢于承担的责任感塑造了“铁娘子”非凡的“破力”(打破常规,乘风破浪)。但之于民众的执行力并不仅仅来自政策措施的“强硬”,更多源于其合理性。

一方面,德政府对全社会的安抚赈济快速而准确,疫情初期各州就先后开始给小微企业发放补助,联邦政府也在3月23日拨款500亿欧元,随后推出如“短期工作者津贴”等政策,以防止大规模的裁员与倒闭,企业雇员的“五险一金”中企业应缴部分也由政府代缴。

另一方面,身先士卒。当默克尔总理得知为她提供过治疗的医生病毒检测呈阳性时,她立刻决定即刻起开始居家隔离。

(默克尔握手被拒)

另外提一句,如果说默克尔总理的防疫政策中唯一漏算了什么,那估计就是海那边“自由灯塔国”的白人警察暴力执法事件了,为此在德国本土参加反种族歧视抗议游行的人群超过15万人,大家摩肩接踵,不戴口罩。

本文为蓝冠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德国,抗疫,战疫列国志,默克尔,德罗斯滕,陆蒙吉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